居家清潔打掃

關於部落格
七夕情人節送禮
  • 2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石岩村並非“孤島”(記者手記)

  在巧家災區,人們對紅石岩村談得最多,知道的似乎又最少。   截至目前39人死亡,一人仍失蹤,土坯房幾乎全部損毀,低頭可見牛欄江堰塞湖壩體,紅石岩是巧家災區最“尖鋼”的地方。從外界到這裡,要麼徒步兩三個小時翻山越嶺,要麼手腳並用橫穿滑坡落石區!   7日上午,記者乘摩托車到達落石區時,一個志願者模樣的黑臉漢子一路同行,他把背包頂在頭上,後背早已濕透。“我是縣林業局的”,他來不及多做介紹——武警水電部隊的戰士把挖機停下來,催我們快速通行——腳踩懸崖邊,峽谷深不見底。   大的碎石幾米高,腳下的石頭鋒利如刀,要邊觀察落石,邊爬過幾百米的鬆動落石區,像在“鬼門關”前走一遭。通過後記者驚魂未定,前頭的“黑臉漢”卻沒了蹤影。   紅石岩村三三兩兩的房子星散在大片陡坡上。76歲的劉老漢蹲在自家房屋的廢墟邊,緊盯著連刨帶挖的戰士們——老人把攢了十多年的兩萬元埋在屋子四角,作養老“保命錢”。“這個包包是”,老人接過戰士挖出來的一個塑料袋,裡面是一捲一元、兩元的票子。   “搜救、掩埋屍體、幫找錢物,什麼都乾”,雲南省軍區昆明警備區司令員蔣朝忠說。至今沒有一輛車進入紅石岩村,所有物資都靠翻山搬運,警備區的戰士們把帶來的帳篷都給了群眾,自己睡在苞谷地邊和樹林里,“到昨天下午才吃一頓熱飯”。   午飯時間,村民黃關禹拿著碗筷和家人來到安置點“吃食堂”。糧食還沒挖出來,村民們幾家湊在一起開火。米是政府運到山上叫“樹杈”的地方,又一袋袋扛下來的;菜是各家湊的南瓜。   聽說記者要去“指揮部”,黃關禹執意要送。虧了老黃送,從村子底爬上村子頭用了近一個小時,記者歇了幾回。   路上,一個身著“藍天救援隊”隊服的人,正拿著一根皮管猛吸,身邊放著兩隻水桶。他叫劉玉海,來自河北張家口,地震後兩小時就直奔昭通。   “吸不出水來,上面的塘子震壞了”,老黃提醒劉玉海。   沒走多遠,身後的劉玉海突然叫起來:“出水了,你們看,快來喝兩口!”老黃愉快地接受了邀請,走回來揩把嘴:“水很缺!”   村部里正在開會,記者看到了熟人“黑臉漢”。“他是縣林業局的劉先座局長,來包保我們村的”,村黨總支書記蔣先林介紹。聽說要採訪,劉先座躲了。“得研究落實一戶一頂帳篷,今天晚上12點必須搭起來,上面下了死命令”,劉局長把採訪推給了蔣先林,說:“蔣書記地震後沒合過眼。”   蔣先林家裡九間土坯房都倒了,還沒回家看上一眼,但他不願多談這些,一個勁地說:“車進不來,村裡油米菜都缺,但紅石岩村並非‘孤島’,只是苦了各路救援隊伍!”   入夜,返回包穀堖鄉政府寫稿的記者聽到一陣雨聲,心頭一緊:“紅石岩村的鄉親們,帳篷搭好了嗎?”  (原標題:紅石岩村並非“孤島”(記者手記)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